您的位置:98小说 > 都市言情 > 上门女婿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孤影

《上门女婿》 第六百六十四章 孤影

下载: 上门女婿TXT下载


    l市,市委办公厅。

    樊沧海接到一个电话之后,脸上肌肉猛然跳了跳。

    常艳华死于谋杀,那个肇事司机已经撂了,幕后指使人是常艳华的生活助理张颖。

    谋杀。

    想及常艳华死无全尸的惨状,樊沧海心里像是憋着一颗炸弹,罕见的脸色陡变。

    他跟常艳华不算是什么至亲,其跟自己妻子也无非只是属于非亲的那种堂姐妹。可这么多年交道打下来,他确实很喜欢常艳华做事的方法方式。

    人胖,看多了却也不丑。做事有分寸,亲疏明显。

    即便接近自己有目的性,但对他女儿跟妻子是真的太好。孩子受点委屈,第一个想起来的也会是她常阿姨。

    这已经是很难得的一种交情,更何况,常艳华每年都会为l市的经济建设,出很大的力气。

    如今人说死就死了,那种车身被压扁的画面,成了樊沧海做梦都会惊醒的导火索。

    家里,因为常艳华,这几天没有任何温度。

    妻子表现还算平稳,女儿整个人已经崩溃了。痴痴呆呆,今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

    樊沧海压着怒意,拿起座机打给直接打给临安省厅。通话的对象是省厅的一把手,他没有半点客套,就一个意思。抓张颖,查所有常艳华出事之前跟张颖有过接触之人,全力以赴。

    他有资格这么跟一个省会城市的领导说话。

    放下手机,樊沧海仍气的脸色发白。

    凶手是一个生活助理,这根本不可能。能做到这个位置,樊沧海也绝对不会相信这种不合逻辑的定论。

    背后主谋是谁?他想到了邱玉平。

    常艳华跟对方的夫妻关系是因为韩东上次闹出那么大阵仗,才会为人所知。平时,根本不存在太多夫妻感情。而常艳华一死,邱玉平会是最大的受益人。

    用猜测去断定事实,很武断。

    所以樊沧海需要证据,必须要抓到张颖。只隐隐觉得这事情有点太简单了,张颖敢指使行凶,是早就想好了退路,该去哪找这个从机场赶赴美国后再也没有任何踪迹的生活助理。

    邱玉平这阵子足不出户,每次露面去公司,也是一种悲戚神伤的落魄形象。

    他没急着继承遗产,也没急着处理公司无主的困境,就满脸坚决当着公司所有员工的面许诺。常艳华的案子一天不弄清楚,他就不会有心情干涉公司的任何事情,全权由董事会先代为打理决定。

    他对媒体宣称,不会继承常艳华的遗产。他要把常艳华除了股份之外的所有遗产捐赠出去,不取任何股权分红。因为常艳华很早就作态对外说有裸捐的意愿,他要满足她这个没有遗嘱的遗愿。他挖空心思的把常艳华塑造为一个鞠躬尽瘁的圣人,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不看重外物的痴情汉。

    没多少人愿意侮辱死者,除非之前深受其害。

    于是这个沸沸扬扬持续的新闻中,大多全忘了几个月前还对这对夫妻深深恶痛绝,开始赞扬声一片。

    如此夫妻情重的姿态,让私底下的揣测变少了很多。甚至有人相信邱玉平真的喜欢常艳华,并不单单是个小白脸……

    这是对外,可私底下警方打过来的每一个电话,邱玉平皆心惊胆寒。

    尤其今天,门口直接来了警察。不单单是临安市的警察,还有l市那边过来协助的刑警。

    平时所有警方人员对他都很客气,唯独这些l市的人,脸色严肃严苛。

    邱玉平猜到肯定是樊沧海的意思,虽怕,却不乱。

    这么多年跟着常艳华摸爬滚打,他早就触碰到了规则。知道即便是樊沧海这种人物,也不可能凭借一己好恶对他如何。

    赌已经赌了,是输是赢,他有心理准备。

    当然,只要张颖不露面,他邱玉平就不可能输。不想赌这么大,全然不由他选择。

    这几年,他每一天都生活在地狱中。外人看他锦衣玉食,只有他自己清楚,常艳华到底多变态,变态到慢慢扭曲着他的心态。

    心理上,生理上。

    邱玉平无数次梦中醒来,看到身边人,都会想要拿起茶几上那把水果刀。

    ……

    韩东不太喜欢关注这些新闻,他关注的大多是跟所从事行业有关联的那些。

    即便对邱玉平跟常艳华都挺好奇,也没心思过分琢磨。

    这几天一直在忙着帮欧阳敏熟悉振威工作,忙着招待从临安赶来的钟思影……也只有忙碌,才能让他觉得压力会慢慢减少。

    进度很快,目前振威的人已经正式接过了前往省军区的运输工作。

    押运的不是什么重要东西,韩东却觉得很重要,让钟思影过来培训也是出于这种目的。他要让张全贵觉得,他为这点小事能大动干戈,特别认真。他可以让一帮具备押运绝密物件的员工去押运一批衣服,一些床铺……

    这是种商业心理,张全贵恰恰是吃这一套的人。

    欧阳敏则取代了原来振威总经理的工作,将重心转移,放在了业务上。刚任职,就从员工里挑选出了一些有业务能力的人,重新填满了原来快空掉的业务部门。

    一盘散沙的振威,少了争权夺利,反而很容易能适应韩东安排进来的这一男一女。

    夏龙江早就缺了心劲儿,完全放手交给了女婿。闲了就来公司看看,大多时间在陪娇妻跟儿子。

    又一天忙碌,韩东在快下午六点的时候,开车离开了振威。

    沈冰云的手续已经全部办妥,他要去监狱接人。之后,还想请欧阳敏跟钟思影吃饭……

    朋友归朋友,但没有人可以无偿做事情。即便他们愿意无偿,韩东也不会坦然。

    两人尽心竭力,他名义上毕竟算是老板。公司是老板娘的,人却是他弄进来的。

    路上,拨通了夏梦的电话,告诉她需要晚些回去。

    这几天韩东跟她关系缓和了点,但因为分房间睡,加上各自忙工作,真正交流的时间不多。对比以往的热情满膺,都拉不下脸的情况下,相处颇有些佛系。

    放下手机后不久,车子进入了南区监狱范围。

    远远的,宽阔的监狱大门口,一个穿着囚服,提着行李的女人就站在原地。

    短发齐耳,宽松囚服也遮不住的修长身形。

    将沉的夕阳照射在那张没有妆粉,素白干净的脸上,韩东正开车门的动作突然有些迟缓。

    很久了,他都没见到过沈冰云。

    再见面,随意的一睹,就觉得女人往日的精气神全然不在。瘦弱的,仿佛连不刺眼的阳光都经受不住。

    修长的手面,便是看不清楚,握拢行李的手面上骨节也突出的明显。

    韩东愣愣在车里看着,神飞天外。

    女人缺点很多,功利心浓,没公主命又拼命想当一个公主,心机深,是非心淡,道德底线差……

    但是,她拯救了他。

    在他跟夏梦感情最万念俱灰的时候,她弥补了他心里那块空白。她带给了他,很长时间的快乐跟憧憬,永生难忘。

    爱这个字本来就不单一。

    愧疚有时候也是爱的一种,他对沈冰云无疑就是愧疚的不愿深想。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