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驰骋官道 > 第九十四章 二丑

《驰骋官道》 第九十四章 二丑

下载: 驰骋官道TXT下载


    【看官场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 姚复恶行累累,罪证确凿,大宗师王编只审问了柳秀才被殴致残和鲁云谷寡嫂被逼致死两案,就拍案而起,喝道:“把姚复的裥衫也给剥了。”

    学政官署的差役便上前来剥作姚复的裥衫,其实这只是一个形式,革除功名最终是要提学官行文绍兴府和山阴县学署的,但此时摘方巾、剥裥衫这种明明白白、实实在在的羞辱性惩罚,却让在场诸生一个个心下惕然,提学官的权威实在让他们敬畏啊。

    那姚复此时已是方寸大乱,他愚蠢可笑地双臂互抱不让差役剥他裥衫,似乎裥衫是他的盔甲能保护他不受伤害,拉拉扯扯之际,裥衫撕破了,露出底袄,发髻也乱,披头散发一一王提学连连摇头:“斯文丧尽,斯文丧尽!”对山阴县令侯之翰道:“姚复已然不在诸生之列,不具备生员特权,后面的案件还是由侯大人接审吧,回县衙再审,嘿嘿,这明伦堂审案,只怕是本朝第一宗吧。”

    侯之翰便命班头刘必强带人将姚复压回县衙牢狱关押,待他回衙再提审,姚复被拖出去时还大喊大叫:“徐府尊,徐府尊,还望念在与家兄同年情分上,救救学生一一”

    府尊大人很是尴尬,担心姚复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他受贿之事,喝道:“让他闭嘴。”

    班头刘必强便撕下姚复裥衫条片,将姚复嘴巴勒住,与两名差役一起将姚复拖拽着出去了,在大门口正遇兴高采烈回来的张萼,张萼一见,惊喜道:“不会吧,这就要开刀问斩?”

    刘必强心道:“这纨绔,又胡说。”道:

    “县尊命我等将姚复押回县牢关押,稍后再审。”

    张萼看姚复方巾裥衫都没了,嘴里还勒着布条,一副倒霉透顶的样子,张萼大乐,叫道:“诸位,诸位,都来看哪,姚讼棍也有今日啊。”

    人群潮水一般涌上来,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刘必强一看不妙,这走不出去了,忙道:“诸位乡亲,诸位乡亲,这姚复已被提学大人革去生员功名,这是要押回县衙审讯,诸位乡亲不要拦路,莫耽误审案。”

    张萼道:“刘差人,我踢他一脚不要紧吧。”没等刘必强开口,一脚就踹在姚复屁股上,姚复屁股刚挨了二十杖,肿痛难忍,又挨这么一脚,其苦可知,嘴巴又被勒着,喊痛部喊不畅一一这下子好了,很多人都要来打姚复,绝大多数人根本就与姚复无仇,凑热闹也要打,刘必强额头冒汗,这势头要不立即制止住,姚复会被生生打死在这里,那他的罪责不小,慌忙拦住道:“诸位,不能打,不能再打,县尊还没审他一一”又对张萼道:“三公子,这姚复若被打死在这里,怕是要连累很多无辜的人,三公子帮忙制止一下。”

    张萼也觉得就这么打死姚复不好玩,总要把姚复的丑事恶行一件件细审出来问罪才好,便让能柱等人帮着刘必强制止那些义愤填膺或者是凑热闹的民众,乱糟糟的好一会才平息下来一一刘必强与两个差役拖着姚复正要离开,鲁云谷叔侄挤过来了,鲁云谷侄子名叫鲁鹏程,叫道:“别人不能打,我一定要打一下。”拦住不放。

    刘必强知道鲁鹏程是苦主,忙道:“打他其实没意思,也就痛一痛,不如唾他一口羞辱他。”

    围观人群便纷纷喊道:“对,对,唾他。”

    鲁鹏程便上前来唾姚复,趁差役不备,猛地出拳在姚复面门狠击了一下,然后才一口唾在姚复脸上,没等刘必强叱责,鲁鹏程双膝着地,仰天悲叫:“娘亲,你看到了没有,儿子打了这奸贼了!”鲁鹏程母亲周氏二十五岁守寡,被姚复逼死时才二十九岁,那年鲁鹏程九岁,十三年来,一直饮恨吞声,今日终于可以一舒愤懑。

    跛腿的柳秀才过来了,方秀才的儿子也过来了,这次刘必强等差役有了防备,不让再打姚复,只许唾面一一姚复这丑角表演到头了,已经没什么好看的,张萼便又回到明伦堂下,看看威风凛凛的大宗师还要惩治谁,杨尚源的功名应该要革除的吧,还有,介子八股文如此精妙,大宗师总要夸奖的吧,会不会立马就让介子补生员?

    那杨尚源见提学官一到,表舅立即沦为阶下囚,只吓得浑身发抖,侯之翰曾行文报请提学官革除他生员功名,现在只盼王提学审他表舅审得气愤就忘了他的事,正缩在诸生后列、惊惧忐忑时,听到堂上王提学问道:“生员杨尚源到了没有?”

    这一句问话好比晴天霹雳,杨尚源两耳“嗡”的一声,双膝一软,栽倒在人群中,两个生员把他拖到堂上,禀道:“大宗师,他便是杨尚源,听闻大宗师传唤,吓得软倒在地。”

    王提学一看这杨尚源又是一副死狗样,心中就来气,怎么山阴秀才都是这种德行,喝道:“站都站不稳了吗!”

    杨尚源勉强站定,哭丧着脸施礼道:“学生杨尚源参见大宗师。”

    王提学问侯县令:“侯大人提请革除功名的就是这个杨尚源吧?”

    侯之翰道:”正是,请老大人明鉴。”

    王提学见杨尚源脸色苍白,目光游离,哪象是读圣贤书、养浩然气的秀才,而且还是赤头,皱眉问:“杨尚源,你的方巾昵?”

    杨尚源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支支吾吾道:“禀大宗师,学生的方巾让,让学生表舅借,借去了,学生表舅的头巾不慎遗失,就借了学生的方巾去一一”

    “你到底在说什么,方巾还能借人!”王提学火气不小,山阴此行让他极为恼怒。

    侯之翰解释道:”提学大人有所不知,这杨尚源的表舅便是方才又下去的姚复。“王提学“哦”的一声,看着杨尚源道:

    “你连话都说不清楚,功名怎么得来的?”

    杨尚源不敢作声,剿袭拟题得中的吧。

    还能写得好制艺,你这他总不能说他是运气好王提学对孙教谕道:“去把杨尚源去年岁考的制艺取来给我看。”口气颇为生硬,显然对孙教谕很不满。

    山阴学署副职朱训导忙道:“属下去取考卷来。”匆匆去了,很快就取了墨卷来。

    王提学执着墨卷浏览一过,问:“此卷评为去年岁考几等?”

    孙教谕不安道:“二等。”

    王提学怒道:“这样的制艺也能评二等吗,应评为四等、五等,要挞责、要降级。”

    孙教谕老脸涨红,他的确循私包庇了杨尚源,杨尚源制艺平平,但每次考试都能列到第二等乃是因为逢年过节贽礼较丰厚,教谕一职清贫,肯送礼的诸生自会被优待一些。

    王提学指着战战兢兢的杨尚源道:“这等不学无术的生员,侥幸有了功名,不慕圣贤之道、不恩求学进取,仗着一顶头巾横行乡里,哦,还与那姚复是亲戚,不必说,一丘之貉一一来人,把他的裥衫也给剥了。”这就表示革除杨尚源的生员功名,又对侯之翰道:“侯大人,此人功名已革,什么假银案你可以审他了。”

    不但孙教谕一头的冷汗,侯之翰也觉颜面无光,这都是他治下的生员,他这一县之长也难辞其咎,命人赶紧拖走杨尚源,别杵在这里让提学大人看着生气,又去刘宗周面前取了朱训导笔录的张原那篇“虽日未学”的八股文,低声苦笑:“救救急。”

    刘宗周微笑。

    侯之翰将张原这篇八股文呈给王提学看,说道:“老大人看看这篇制艺如何?”

    孙教谕先是扫了一眼,嗯,这笔小楷不俗(朱训导曾是国子监优等生,他的字哪里会差),便认真看了起来,看了破题、承题,便点头道:“破题精辟,承题分明,好文!”继续看下去,看着看着就摇头晃脑念诵起来:

    ……一则谓学之事不止于人伦,而因以明伦之人为犹然未学之人也:夫多闻多见,当世讵乏淹雅之才,然则未足重也,缁衣博好贤之声,阴雨贻弃予之叹,以致窃忠孝之名而负初心者可限也,岂非学非所学之咎乎….一篇八股念罢,提学大人的脸色由阴转晴,咂了咂嘴,好似刚喝了杯美酒,说道:

    “这才是能评为一、二等的制艺一一孙教谕,这篇你又评其为几等?”口气略含讥讽。

    孙教谕答道:“这是一个儒童作的文,与姚复斗八股时临场作的。”

    “哦。”王提学惊讶道:“儒童,多大岁数的儒童?”儒童也有年纪一大把的儒童,制艺作得不错,就是时乖命舛,连童生也中不了。

    孙教谕道:“那儒童名叫张原,尚未成年,便是肃之先生的族孙,方才还在堂上一,,便有堂下生员纷纷道:“在这里呢,在这里呢。”一个个口气中透着羡慕,这个张原要得到大宗师的夸奖了,这样也好,免得大宗师总是板着脸发火让他们也瞧得胆战心惊。

    好几只手在张原背后推着,将张原推出诸生之列,越众而出。

    〖未完待续〗

    </div>【看官场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