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市长夫人爱上我:桃花官运 > 第四十三章 梅.花餐厅

《市长夫人爱上我:桃花官运》 第四十三章 梅.花餐厅

下载: 市长夫人爱上我:桃花官运TXT下载


    “是呀,你们兄弟俩在一起共事多年,就象亲兄弟一样,我家启明有什么缺点,杨书记您要是看到了,可不能装着看不见,闭口不说呀。=== 三味书屋 3vbooks.com ===”闵玉花恳切地说。

    “嫂子你放心吧,我对启明是有啥说啥的。我们兄弟俩会珠联璧合的一对,”杨盛对着美人忽悠道。

    那边舞厅隐约地传来一阵管弦弹拨乐曲的声音。

    “咱们去跳个舞吧。”杨盛提议道。

    “好呀,我早就想提议去跳舞了,可是因为有杨书记在场,我没敢提议。”蓝莹笑着附合说。

    闵玉花不些不愿意,她想,这一跳舞,杨书记肯定要约自己跳,因为她对自己的美貌还是很有信心的,觉得杨书记对自己肯定有兴趣。但是被陌生的一号首长搂在怀里,扭来扭去,这事如果让丈夫启明知道了,肯定会责怪自己,她觉得那样就很不好,于是她说:咱们还是别跳了,就在这儿说说话吧。

    蓝莹却说:“闵姐,咱们还是跳个舞吧,人家杨书记这么盛情,咱们总不好拒绝呀。杨书记平时忙得很,日理万机的,今天难得这种雅兴的。”闵玉花一听,三比二,一号首长和自己的闺密都愿意去跳,自己再拒绝也实在是不给面子了,于是就说:“那好吧。”

    蓝莹忙拉闵玉花起来,与杨书记一起去了舞厅。

    杨书记从卫生间出来,从后边看到闵玉花在走路时袅袅娜娜,举手投足风情万种柔媚,心想,这种女人如果不拿下,对老天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

    舞厅人不多,有几对男女正在休息。

    经理一看市委书记来了,受宠若惊,于是赶紧过来,弯着腰问:“杨书记,您看奏个什么曲子?”

    “曲子嘛,就来个《风流寡妇园舞曲》吧,”

    “好的,”经理得令,忙去安排了,这边,杨盛又对经理说:“给电视台的蓝台长安排一个帅哥做舞伴。”

    经理马上叫来几个长得高大帅气的男孩,进了舞厅,站到蓝台长上跟前,任她挑选,

    蓝台依次看了一下,选了一个中等个,不胖不瘦,眉清目秀的男孩:“就你啦,陪姐姐跳几个曲子。”

    那两个男孩见状,就退出去了。

    闵玉花白晰的脸庞透着晕红,身体的各部位都显得很成熟和丰.腴,凸凹的身体曲线和饱满的胸部格外惹眼,丰满的奶.房挺立在薄薄的衣服下,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隐约凸显著胸罩的形状;浑圆的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紧紧的蹦出了内.裤的线条,微微隆起的小腹和那肥.腴的臀.部,充满着火辣的韵味。

    闵玉花饱含着少妇特有的妩.媚,双眼仿佛弯着一汪秋水,嘴角总是有一种淡淡的微笑。

    舞曲奏响了,杨盛伸手向闵玉花:嫂子,咱们跳一个三步?

    闵玉花红着脸抬起胳膊,好象受宠若惊的样子,两人步入了舞池,把自己的小手放到杨盛的大手中,让他握着,杨书记的右手搂在启明夫人的细腰上,感觉很柔软温热,杨盛比闵玉花高半个头,闵玉花只好让杨盛搂着自己的腰,自己的手靠在杨盛的肩上,两人就随着乐曲跳起了三步舞,闵玉花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上身的衣领开的很低,一道深深的奶.沟显现出来,袖口一直开到腋下。

    闵玉花跳舞时,因为抬起了手臂,闵玉花腋下的开口被两个丰满微微撑开了,杨盛在微弱的舞灯下,隐约看见闵玉花胸前那丰满的轮廓。

    那白嫩的丰满离得如此的近,就在眼前颤动,触手可及,杨盛看得心跳加速,小腹下热流开始涌动,加上本来就很向往垂涎,杨盛摸着闵玉花腰部的手,都开始发热。

    不过杨书记还是装着很正经的样子,生怕闵玉花看出来,他的心里想着下一步的行动。

    闵玉花这时也明显杨盛的眼睛老往她的胸部瞄,搂着自己腰部的手也有些过于紧了,闵玉花心里感到有些不安,看看旁边同事,才发现不少羡慕和怪异的眼光投射过来。

    不过,闵玉花心里没往坏处想,对自己的魅力,闵玉花还是有信心的,想到这里,闵玉花心里反而有些沾沾自喜,有意识地挺直了身体,丰满的胸部更加凸兀,屁股也微微翘高。

    杨盛开始有点急躁了,舞厅的灯光很暗,几米外别人也看不到别人在做什么动作,杨盛忍不住将身体慢慢的靠近了闵玉花的身子,那个东西已经碰到了闵玉花的大腿,跳舞旋转时,杨盛更是乘机把身子靠了过去,两人的腹部已经碰到了一起,那个东西不经意地在闵玉花的大腿之间顶了一下。

    随着舞步的起伏,杨盛见闵玉花没反应,大腿开始摩擦起闵玉花的大腿,一次、两次……

    闵玉被摩擦得面色潮红,呼吸急促,整个人有些瘫软地倚在一号首长的怀中。

    闵玉花的短裙很薄,很快就能感到杨盛发热的下体在有意识的吃自己的豆腐,闵玉花从来没有遇到这种尴尬的局面,早知如此,就不来了,闵玉花心里紧张着,她觉得脸上发烧,可又不敢反抗。

    只好把身体的距离拉远点,尽量不让杨盛沾自己的便宜。

    杨盛看到闵玉花反抗不明显,奶.房不停在自己眼睛前晃动,胆子也大了,搂着闵玉花的腰部望自己身体内移近了点,开始试探着故意把那东西紧紧对着闵玉花的两腿中间。

    两个人在跳舞转身时,杨盛看见旁边闵玉花后边有舞伴经过,杨盛搂着闵玉花故意往后面的舞伴碰了上去,四人碰在了一起,

    一号首长把闵玉花挤压在中间,混乱之际,杨盛借着惯性往闵玉花的身体上压了过去,闵玉花吓得赶紧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胸部,挡开了杨盛的上半身,却挡不住杨盛的下半.身,胆大的市委书记乘机把自己的东西牢牢地杵在闵玉花的隐.秘处。

    闵玉花那见过这种架势,双颊潮红加上惊慌失措。

    杨盛的身体压了上来,脸触到了闵玉花胸前的丰满,闵玉花的丰满被杨盛的嘴压成扁的,软绵绵的感觉瞬间传来。

    闵玉花“噢”了一声,后面的舞伴奏开了,闵玉花身体往后一退,两人的手松开了。

    这时,音乐停了,闵玉花向杨盛客气地点了下头,红着脸离开了舞场。

    他带着少妇转着圈儿,一下一下地转到了灯光阴暗处。

    杨盛的手一下子抚在闵玉花高耸的胸上,启明夫人因为也有些心痒,所以默许了。

    杨盛见她没有拒绝,心想,这少妇可能是情绪上来了,于是更加大胆,手一下子来到下边,她的两腿间,一下子按在那敏感处。

    市长夫人被弄得的情绪高涨,也就不去想那么多了,只是享受着眼前的快感。

    杨盛再进一步,用手指挑开了她的内内,把手伸了进去,他摸到那高山峡谷之间,这里已经是一片沼泽泥泞,随后用手指在通道的边缘摩擦。

    但由于从后面摸的,手伸不到前面摸那个豆豆。于是杨盛把闵玉花的裤子解开,从前面伸手进去,在草丛上摸了几下,那浑圆沙丘上的草丛很柔软细腻的,又不多,特别诱人,杨盛把手往下移按住了关键的豆豆,然后轻轻抖动,岳启明市长的娇妻顿时发出阵阵的喘息。

    她的小手用力捏住杨盛的胳膊,更多的泉水难以抑制地从里面流淌出来。

    幸好灯光有些昏暗,别人看不出什么,市长夫人咬住嘴唇不敢再出声,任一号首长的手指在那里面搅着。

    闵玉花用小手在首长的后背上捶了一下,又把头埋下去了。杨盛的手开始摸到门扉了,还不时往里面试探性的进入一点。

    闵玉花一下了清醒过来,她马上觉得一号首长太过份了,自己已经走在出轨的边缘,再不拒之,就沦落成荡.妇和伎.女了,于是她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激愤,但是她是淑.女,是市长夫人,什么时候也不能失了风度,变成一个村野泼妇,破口大骂,骂出那些不堪入耳的脏话来的。

    市长夫人红着脸松开杨书记握着她的那只手,后退一步小声地说:“对不起,杨书记,我累了,要歇一会儿。”

    杨盛有些尴尬,就说:“那好吧,你就休息一下。”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边座上坐下。看着舞池中还在热舞的几对男女。

    蓝莹在这边正舞着,眼见杨书记和闵玉花停了,来到边座下休息,她也示意帅哥松开自己,她来到杨书记和闵玉花跟前;弯腰对杨书记说:“首长跳累了吧,我就让服务员拿些水果饮料来吧。”

    蓝莹说着就示意服务员过来。

    闵玉花说:“别的了,我看咱们呆一会儿还是去吃饭吧。”

    蓝莹听到市长夫人的提议,未置可否,只是转头去看杨盛的态度。因为她主要是对杨盛负责,虽然闵玉花是市长岳启明的夫人,而岳启明是自己原来政坛靠山谭平山的死党,可是现在谭平山已经调到省水利厅了,自己被提为副处还是杨盛书记开恩给办的,所以她一定要唯杨盛书记的马首是瞻的。

    杨盛说:“先吃些水果,水果这东西美容的。”

    蓝莹一听首长的命令,马上对跑过来的服务员说:“多弄些水果和瓜子点心上来。”

    这时,文秘书长来电话,说契墟宾馆十二楼,经济研讨会快在开始了。

    “那我去开会了。你们两继续唱歌跳舞吧。”杨盛说着出了舞厅,

    “好的。”蓝莹在后边说。

    …………

    下午一点半多,杨盛从梅.花餐厅出来,坐电梯上了12楼。

    在宾馆12楼的国际会议厅中,省经研中心来契墟召开契墟经济和城市建设讨论会正在举行。

    下午二点,杨盛书记在讨论会上,听了专家们的讨论。

    副市长周建生,先是介绍了契墟市有关民生方面的几个项目,比如考虑到市区的居民和工厂供水缺口较大,夏季用水高峰经常断水,所以要新增加建一个日供水20万吨的水厂。还要规划建设第三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项目正积极筹措资金,处于运作之中。

    杨盛书记这时,觉得民生更重要的问题,是让居者有其屋。于是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开口严肃地说:“契墟的经济适用房建设要加快。棚户区改造也要加大力度。前几天我到城北原纺织厂的家属居民区考察,看到有一家5口只住10平方米,狭窄的空间搭两层床的住户。新建的802户解困房,出售时要公平、公开、公正、除了调查确认外,还要采取给号码、摇珠的方式,这种方式虽然靠运气,但避免了分配解困房的不正之风,给所有的困难户以公平求取的机会,倒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人,首先要生存,继而再考虑发展和享受。”

    “市委书记的意见,非常重要,为我们市的解困房和经适房建设,提出了非常重要的指导性意见。”副市长周建生马上接着说。

    副市长陈丕也发言好,他就关于市区的歌厅一条街娱乐业的,发现了自己的意见,针对有人提出,现在黄赌毒现象有所抬头,他说,包括夜总会、歌舞厅、饭店等高档消费场所,出出入入者多为富人阶层,这种娱乐场所也是必要的,它对招商引资,借鸡下蛋,对繁荣经济自然颇有好处……

    政法委书记乔峰点点头,杨盛心想,这些歌厅都是在乔峰当公安局长时期发展起来的,这些歌厅的灰色收入,都流入了公检法头头们的腰包,如果下大力气查,肯定会抓一批局长和治安队长,可是现在不能查,再说乔峰基本是跟自己走得近些。所以,杨盛对乔峰还是持欣赏的态度。

    环保局的曲局长,谈到契墟市的空气污染问题,我们要从烟尘控制、噪声控制、大气总量悬浮微粒含量,水质等多项指标定量考核,契墟市要在下一个五年中,争取被评为全国地市级城市环境综合治理评比中,进入前“二十佳”的行列。城市,除了具备的必备生活要素和生存空间之外,环境质量也是必须的。

    市教育学院的鲁副院长发言,主要是为外来农民工的子女教育说话,他说:“契墟市的外来农民工子女的受教育问题也不容忽视,作为一个地级城市,城市建设,企业用工,外地民工的进入,开始是单身,站稳脚跟后,子女遂相继接了过来,外来工子女达二万,跑十多所乡村小学同在一片蓝天下,每一个孩子都有受教育的权利,这种权利是不受地域、民族、贫富差别限制的。”

    “不论是本地的孩子,还是外来打工者的孩子,都应该一视同仁。市政府制订了城乡均衡教育和外来工子女同城教育的相关法规,调配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到农民工子弟学校施教,校车的安全接送制度。”

    “我说一下,”市长岳启明对省经研中心的綦副主任点点头,开口提到城市的噪声污染问题:“很多车辆鸣着改装的高音喇叭急驶而过,有的鸣的时间还很长,令人感到尖锐剌耳,心跳加快。这是一个城市的品位与素质问题,也是一个小中见大的城市管理问题。大凡现代化的城市决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国外一些城市,不是‘人让车’而是‘车让人’,决不会鸣号催促,即使没有红绿灯也一定会耐心地礼让行人先过,这需要全体市民逐步培养出较高的素养与行为规范。”

    杨盛望着岳启明,心想,你小子,在市委和市府搞帮派,向我夺权,我今晚上就要把你的娇妻压在身下,好好干一通,给你戴个绿帽,叫你老是背后做小动作,杨盛恨恨地想着,可他的表面还是微笑,冲着岳启明点点头说:“岳市长的发言不错,这真是个实际问题。“

    岳启明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有点口干,于是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看看杨盛书记对自己的发言也是略略点头,岳启明自己也来了劲头,接着说道:“高音喇叭造成的躁声污染,严重影响人们的生活与健康。还有的改装高音喇叭是为了抢道争行、别车斗气用的,呈示自己的威风与强势,交警支队摘除所有进城车辆改装的高音喇叭要常抓不懈。如果所有县城也这样强制摘除改装的高音喇叭,这是建设现代化的城市的必然要求。”

    岳启明发完言,杨盛觉得自己应该说一下药业基地的建设,也给省经研中心的专家们造成一些印象,让他们回到省里为自己的政绩造一造舆论,在省委和省政府形成一些有利于自己的东西。

    于是杨盛略一作思索后,开口道:“关于绥顺县的药业基地建设,省医药集团的人野生药材资源非常丰富,植物药材动物药材,都有较大的开发价值,省医药集团投资五千万元在绥顺县建药材基地。省医药集团还是比较有实力的,它的经营范围有批发中药材,中成药,中药饮片,化学原料药及其制剂,生物制剂,抗生素制剂。我们跟省医药集团合作后,新开发的药材基地,使上万个农民家庭从中受益,300名种植技术员的培训,大型批发市场建起来,总共有十万亩山地转为药材的种植。”

    “药材市场的开发建设工作怎么样,还是农民的技术培训呢?”省经研中心的綦副主任问。

    “农民自己种植,出外打工的农民有一大批回流回来,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绥顺县的药材市场建设进展也非常快,前天药材市场开工仪式进行了。培训农民的工作也开始了,绥顺这个县,原来就有种药的历史,很多农民都对种药材有一定的经验。培训之后对技术知识掌握得也挺快。没用多长时间,药农们就开始了种药材地的工作。医药集团地技术人们们全都是手把手地教导着各方面地种植技术。”

    绥顺县委书记张学超说:“我接着杨盛书记的话,再详细介绍一下,我们县的药材基地项目,在杨书记亲自关怀下,发展很快,现在,药材的收入已经占了全县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我们绥顺县31万的人口,3000户从事种药培训,农民们的脸上露出了更多的笑容。绥顺县虽然并没有多少大的企业,也没有象其它地方那样搞得红红火火的,有大量的土地进入到流转当中,从中受益的农民达到二十四万人,通过县里的小额代款之后自己创业的农民,县里面搞出的无息小额代款算是解决了农民的大问题,已经有很多人从中受益。为一些想创业又没有资金来源的农民有了创业的机会,这事一定要认真的做下去。在农材实行小额贷款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省报记者专门来采写了通讯报道。”

    …………

    研讨会快结束时,杨盛接到蓝莹台长的电话,说是她和闵玉花在三楼的梅花餐厅吃饭呢。

    杨盛跟岳启明和文其美说:“晚上你们陪着綦主任吃饭吧,我还有个应酬,要去一下。”

    岳启明看看杨盛书记,觉得市委书记可能有什么秘密吧,不是去会某个情人吧?他做为市长也不好干涉市委书记的活动,再说按官阶杨盛比他大半格呢。于是岳启明点点头:杨书记你忙你的,我在这边和文秘书长一起招乎省经济中心的领导吧。

    “我们这边要是开席了,您那边能离开,就要过来呀,”文秘书长说。

    杨盛说:“到时候再通电话吧。”

    岳启明怎么也没想到,杨书记此时下楼,是去会自己的妻子闵玉花,而且不怀好意。

    杨盛这才出了会议厅,乘电梯下了楼。

    在三楼的梅花餐厅,蓝台一看杨盛书记来了,她高兴地又让服务员上了几个热菜。

    杨盛在主要位置坐下,看着娇羞的闵玉花,心里越发喜爱,这么美的少妇,不做了她,简直是天理难容。岳启明市长在12楼正与专家讨论着呢,我在下面这三楼,跟他的漂亮老婆喝酒,捉摸如何把他的媳妇拿下,这件事还有意思了。

    他望着闵玉花那好看的丹凤眼,柳叶眉,心里纳闷,论长相和身材,岳启明根本就配不上闵玉花,当初岳启明只是个小科长,怎么就能把如些美丽的女人弄到手呢?长得歪瓜裂枣的,一般女人也看不上他呀。

    看来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好汉无好妻,懒汉娶花枝啊。’

    杨盛正在这种胡思乱想着,这时蓝莹接了个电话;“哦哦,我妈去健身中心,一下子扭了脚,我得去看一下。”

    蓝莹,就起身告辞了临出门的瞬间,还冲杨盛挤了挤眼睛,那意思是:“杨书记,我可把人给你弄来了,成不成,就看你的啦。”

    “你有事,我也有事,杨书记,我也要回去了呀。” 闵玉花说道

    “别,你又没急事,着什么急,坐下陪我再喝两杯。”杨盛要求道。

    “我不胜酒力的。”闵玉花说。

    “没事,你就坐着陪我说一会话吧。”杨盛又说。

    “对呀,你别走呀,人家市委书记多忙呀,今天有兴致陪咱们一起坐坐,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你可千万别走。”蓝莹回身按着闵玉花的肩说。

    闵玉花见蓝莹这么说,真是有道理,自己是不是太想得太多了,人家堂堂市委书记,能把自己怎么样呢?于是她就坐下了。

    蓝莹走出门,特意把门关严了。又对站在外面的服务员说:杨书记在里面有重要事情,除非招呼你进去,否则不要打扰。

    “好的,蓝姐放心吧。”女服务员说。

    这室内,剩下市委书记和市长岳启明的夫人,闵玉花有些尴尬。

    杨盛冲着闵玉花说道:“初次嫂子喝酒,又是嫂子又是本城有名的美.人,本应该送件礼物来的,但时间紧迫,没能来得及,所以,这点意思就当是我的心意了。”

    闵玉花看到门关上了,又觉得自己这少妇单独与市委书记一个男人,在包厢呆着不好,于是起身说:“杨书记,我家里也有有些事情,就失陪了。”

    杨盛眼睛紧紧盯着那若隐若现的粉.红两点,几乎都变成固.体了。下身是一条很短的黑色紧身裙,由于裙子紧紧的裹在丰满的屁.股上,里面小小的三.角裤的形状都看了出来,修长的双腿上是一双黑色薄.丝的裤.袜,一双黑色高跟拌带凉鞋,更显性.感迷人。

    闵玉花正要出门,

    杨盛说;“别走,我还有话跟你说呢。”

    “什么事呢?”闵玉花问。

    “很重要的事,”杨盛有意含糊不清地说。

    闵玉花一听,觉得杨书记肯定不会随便说的,就坐下了,起身又给杨书记斟上了五粮液。

    杨盛怕那边文其美和岳启明陪着省经研中心的綦副主任,打电话过来让他也去陪,于是伸手掏出手机,关了机。

    杨盛装着有些醉意,摸闵玉花的手。闵玉花象触电了似的,一下子甩开杨书记的手,杨盛不由得心头一阵欣喜,他对这种很贞洁的淑女很喜欢,因为她不乱搞,身体绝对不会有那种病,再就搞这种贤妻良母,对道德的反叛强度更大,所以快乐的程度会更强烈。如果跟一个小姐,你给她钱,她马上就脱衣躺下让你做,你反而索然无味了。

    杨盛的大手不由自主的就抓住了闵玉花的脚踝,在闵玉花圆润的小腿上抚摸着,丝袜滑滑软软的触感让杨盛更是心潮起伏。

    闵玉花感觉到杨盛的手早摸着自己的小腿,挣扎了一下。

    闵玉花抗拒着说:“杨书记,您是全市的一号首长,我尊重您,可是您不能这么作,我可是有丈夫有子女的,良家妇女,我要忠于我家启明的,我这个人从来不在外面乱来的。”

    “现在你还要做良家妇女,那不是太亏了么?现在这时代是讲究享受的时代。人生苦短,能多享受一点快乐,比什么都重要。”杨盛开导她说。

    “我家启明好歹也是一市之长,他在市委当副书记,是您的副手,在市府是首长,我如果在外面给他戴个绿.帽,那么如果被人知道了,他以后怎么工作?有什么脸面出现在大厅广众面前呢?”闵玉花说。

    “这里就咱们俩,天知地知,别人谁也不会知道的。”杨盛把手指放在嘴唇上说着,手又开始伸进她的裙下乱摸着。

    可闵玉花抓着市委书记的手,向外推着。

    杨盛看见她双脚穿的肉.色丝.袜,觉得很刺激,杨盛费了好多心思,也没把她的丝袜脱下来。

    他把市委夫人按在沙发上,压在身下,双手在她的小咪咪和身体上乱摸着,嘴里啊啊地喘息着粗气。

    “即便没人知道,我也不会作,我这人恪守道德原则。绝对不会乱来。”闵玉花嚷着说。

    杨盛觉得,如果不拿出杀手锏,彻底打通她的思想障碍,自己是不能得手的。

    于是市委书记停下了手,盯着美.少.妇的眼睛,正色说:“你守身如玉,可是你丈夫岳启明能做到忠于你,在外面不乱来么?”

    “我家启明在外面也是正人君子,他从来不乱搞的。“放开我,我要回家,以后不许找我,我是有老公的人,您今天真是太过分了,”闵玉花说。

    “你这么信任你丈夫岳启明?”杨盛用一种有些轻蔑和讥讽的语气问。

    闵玉花想了一想,坚定地点点头:“我相信我家启明,会忠于我们的爱情。”

    “那好,我给你看个东西。”杨盛说着,拿出手机,按了几下键子,屏幕上开始出现活动的视频影象。

    闵玉花看到那手机屏幕上边,明明白白地映出丈夫启明的脸,他正在亲吻着一个美貌的女孩。

    手机屏幕那活动的画面,好象是在办公室,在沙发上,丈夫启明弯着腰,把一个女孩的奶罩解下来,他弯腰去亲吻那红色的草莓,接着又为女孩把裙子掀起来,把女孩那黑色的蕾.丝边的小三角内内扒下来

    画面上,丈夫启明又解开自己的裤带,把外裤褪到腿弯处,接着又把白衬裤褪到大腿处,又把内.裤也扯下来,这三层内外裤堆在一起,并没扒下来。

    画面上,丈夫启明的臀.部对着摄象头这边,站在沙发边,那女孩仰面靠在沙发上,两腿支开了。

    启明俯上去,一下一下地动作着,闵玉花看到手机屏幕上,丈夫正与那女孩做这些时,那女孩一点也没有拒绝,岳明也没有着急,是一付有条不紊的状态。

    闵玉花眼前有些眩晕,过了几秒钟,她才醒过神来,她想,丈夫肯定与这个女孩是不止一次了,才能这么熟悉,默契地配合。

    闵玉花傻傻地张着嘴,半靠在大沙发上,身上的裙子已经弄得很乱。

    “您……您是怎么弄到这个视频的?”闵玉花嘴唇发抖地问。

    “这你就不管了,反正你丈夫在外面乱搞别的女孩,这是确凿无疑的事实,你总该相信了吧?”杨盛很严肃地说。

    少.妇嚎啕大哭,突然感觉自己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气得脸发青,伏在桌上,那一对美丽的肩一下一下地抽.动着。

    杨盛伸手上去,抚着少.妇不停地耸动的肩。

    又摸她的,她不再拒绝。扑到市委书记的怀中,呜呜哭着。

    杨盛心中大喜。于是伸出双臂,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市委书记嘴唇贴上闵玉花滚烫的脸上,开始试探着亲吻闵玉花的脸庞。

    闵玉花嘴里含混的说着:“不要…”可嘴唇却被杨盛一下吻住了。

    在药力的作用下,闵玉花不由自主的吮吸了一下杨盛的嘴唇。

    杨盛一看岳启明的夫人竟然知道配合了,他心里一阵惊喜,心想,这美女再怎么保守,其实本质还是很搔的,你只要把挑逗的功夫做足,就不怕她不上钩。

    于是杨盛紧紧的搂住了闵玉花,用力的亲吻起闵玉花红润的嘴唇。

    杨盛使劲地亲吻她的嘴唇。后来又脱了她的外衣。

    闵玉花挣扎了一下就迷迷糊糊的搂住了杨盛肥胖的身子,在杨盛大力的吮吸下,她那柔软的小舌头也伸了出来,

    杨盛的手顺势就伸进了闵玉花衬衣的里面,钻进闵玉花奶.罩的粉色半圆柔软外壳,抚住了她那大而软的丰满,那种丰满颤.动的感觉让杨盛很迷醉,他使劲地揉.搓起来,

    闵玉花浑身剧烈的抖了一下,浑身的感觉比平时强烈了许多,一边和杨盛亲吻着一边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呻.吟……

    杨盛的手急色的离开闵玉花的丰.满,手伸到了闵玉花丰满的大腿上,顺势就伸到了闵玉花的双腿中间,隔着柔软的丝.袜和内.裤在闵玉花阴部揉搓着。

    闵玉花的两腿一下夹紧了,杨盛的手按在闵玉花肥.软的隐.秘处,隔着薄薄的两层布料真切的感觉到闵玉花下面的湿.热,几乎是连搂带抱的把闵玉花弄到了里屋的沙发上。

    此时躺在沙发上的闵玉花,大开襟的红色衬衫已经都敞开了,白色的胸.罩在草莓上边挂着,一对丰满随着呼吸不停的颤.动着,粉.红色的草莓都已经立起来了,下边的裙子都已经卷了起来,露出了黑.色裤.袜紧紧的裹着后面的两瓣丰.满。两条笔直的圆滚滚的大腿此时叉开着,露出了双腿中间最隐.秘的地方。

    杨盛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挺立着那个东西,在沙发边上,他抱着闵玉花的腰。让她趴在沙发上手伸到闵玉花裙子里面,把闵玉花的丝袜和内裤一起拉到了下边,手摸着闵玉花浑圆的臀部,手伸到闵玉花那个地方摸了一把,已经湿乎乎的了,

    于是杨书记迫不及待的骑了上去。

    闵玉花不停的晃动着满头的长发,下面不断的紧.缩着,两条腿都紧紧的盘着杨盛的腰,杨盛也忍受不住,紧紧的顶在闵玉花的身体里面,机枪发出一阵怒吼。

    “啊————”闵玉花拖着长声的一声呻.吟,身子不停的蠕.动着。

    “姐,你这下边真紧,跟你做真的很舒服”杨盛趴在闵玉花的身上,抚摸着闵玉花的隐.秘处说。

    “你弄死我了,我真受不了了。”闵玉花羞红着脸说。

    “要不是玉花嫂下边这么紧,我还得半小时。”杨盛亲了一下闵玉花的草莓。

    杨盛跪在沙发上,把着闵玉花的屁股,下面一下就顶了进去,闵玉花头一下抬了起来,还想说不要,可是身体强烈的需要让她不由得扭动着屁股。杨盛双手抓着闵玉花的腰,大手在闵玉花湿.滑的地带抚着。被挑.逗的闵玉花的某个地方已经如同河水泛滥一样,壶口却如同箍子一样紧紧的裹着。闵玉花的身体更是不由得随着杨盛的动作配合着,伴随着不断的浑身颤.抖和颤巍巍的哼叫声……

    闵玉花就下床去了卫生间去给浴缸放点热水:

    杨盛心想,男人要掌握女人,最直接最根本便利的通道,就是那个洞了。女人呀,你一旦进了那个穴中,她就很自然地把你当做她的老公和亲密的情人了。

    闵玉花这时正是这样,她已经很自然地把杨书记当成自己的类似老公一样心疼了。她把水放好后裹着个浴巾过来喊杨盛:“杨书记,您呆会过来好好泡泡吧。”

    杨盛书记看着她说“好得,谢谢你这么心疼我。你先洗吧,我想躺一下。”

    闵玉花就过来拉杨盛:“好了好了,你怎么像个小孩似的,”

    看杨盛不想动,闵玉花又羞红着脸,大胆地说,“要不我和你一起洗好不好?”

    杨盛惊讶地看着闵玉花,心想,这女人变化也太快了吧,一小时之前,还扭妮害羞呢,现在怎么这么大方开放呢?看来这女还真是得大胆地开发呀。

    他躺在浴盆里,热水在他的身边不着急不着慌地冲来冲去,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身体,就像闵玉花的手指一样让他浑身舒服无比,杨盛陷入了一种昏昏欲睡的状态,

    朦胧中,闵玉花进来了,迈进浴池,扶起他,让市委书记靠在她高耸的胸上,用热水轻轻地为杨盛搓洗。

    杨盛觉得,这个美丽的少妇真是自己当成亲爱的了。他自己好像飘起来了,飞在半空。闵玉花在杨盛耳边说:“我不再回我那个肮脏的家了,我要在这里陪伴你,永远也不分开。”

    “你不会要求我跟我妻子离婚,再给你结婚吧?”杨盛有些担心地问。

    “我不会的,我这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是会全心全意地为他着想的。不愿意让他有一点烦恼和忧愁的。”闵玉花娇声地说。

    “嗯,你可真是好宝贝呀。”杨盛夸奖地说。

    闵玉花抬起了头,很配合地伸出右手动作优美地把杨盛的头钩勒住,杨盛就弯着腰和闵玉花亲吻了起来,杨盛闻到了闵玉花脖子周围散发出的体香味:“嘿嘿,真香啊!”

    闵玉花笑着说:“谁化妆啊,这是在擦一种健肤水,是保护皮肤延缓皮肤衰老的。”

    杨盛躺在灌满热水的浴缸里舒服的不得了,卫生间里有好几盏灯,闵玉花开了头顶上的一盏水雾灯,显得卫生间里的光线很柔和很蒙胧。

    杨盛和闵玉花在浴缸里互相给对方揉搓着身体。

    闵玉花问杨盛: “杨书记感觉舒服吗?”

    无意中杨盛看了一眼梳妆台上方的大镜子,我靠,大镜子里的自己和闵玉花温存的画面,还真是他妈的优美和浪漫啊!

    闵玉花从随身带来的皮包里拿出短裙,穿上给杨盛看,站在镜子前晃了晃,像个小姑娘似的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下次见你,会穿那件绿色连衣裙给你看。女人耍娇。

    听闵玉花这样说,杨盛笑了,这种女人一旦被你进入,她就把自己当成你的人,处处想取悦于你呀。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杨盛看这话一点都不假,女人穿漂亮了就是给自己喜欢的男人看的。

    “你还是回吧,让我在这儿躺一会,好好享受一下。”

    做完后,杨盛很快乐,过了一会儿,满头大汗的杨盛一边提着裤子一边从里面走了出来,恨岳启明,终于出一口恶气。以后再见到岳启明,是不是要对他说一句:“启明呀,你那个美丽的娇妻闵玉花,在大腿根有个痣,这是怎么回事呢?”

    岳启明一定楞住,眼珠子乱转半天,想不明白:“杨书记怎么会知道自己老婆的隐.私呢?这家伙是从哪儿弄到这么高度隐.秘的事呢?”

    接着,自己会笑着问岳市长:“你的娇妻在床上表现得很不错呀,下面挺紧的,出的水挺多,泥.泞一片呀……”

    在那种情境下,岳启明这个见风使舵的小人,肯定会大怒,你不要污辱我……

    “我污辱你?你回家问问你老婆,是我污辱你,还是你老婆在床上侍候我,给我吹了美妙无比的箫.音……”

    杨盛开心地想,自己对岳启明说这些话时,语气要很轻蔑 用一种软刀子扼杀男人的意志 ,表情要轻松,嘴角又要有种威严的弯曲线条。

    到那时,生性急躁的岳启明会当时就气得背过气去。

    只有这时,自己才会漫不经心地叫来办公室的人员:去,叫个懂医道的人来,给岳市长掐掐人中,他一时想不开,上不来气了呀。

    杨盛开心地笑着,在姿意地想象着当自己肆意地羞辱绿.帽市长时,那.慰的情景。

    杨盛面前还仿佛晃动着闵玉花白晃晃的一对丰满,开始想入非非。

    ……

    这天晚上,闵玉花到了家里,已经是10点了。

    岳启明正在床上睡得和死猪一样,

    闵玉花赶紧到卫生间把下身收拾了一下,换了条内裤,也到床上躺下了。

    虽然晚上跟杨书记玩得很晚,很累,可闵玉花却没有一点困意,不知道为什么,长到36岁,一直是淑女,贤惠的少妇,可今晚自己一下子就变得这么放.荡了。

    闵玉花想想刚刚与市委杨书记发生的事情,脸都火热火热的发烧,,这个杨书记,在床上真是厉害,自己几次达到,从来没有这么快活过。以后杨书记还会不会约自己呢,如果他约自己,自己去不去呢?她真是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闵玉花躺在那里,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竟然都是和杨盛一起放.纵的影子和感觉。

    闵玉花侧过头看了看熟睡的丈夫,那一看就是知识分子的脸庞和经常戴眼镜凹下去眼睛,让闵玉花心里又气又恨。气的是丈夫平时装得道貌岸然,可是肚子里去了男盗女娼,既然他不不清白自律,那我也不用不着为他守妇道,当贞.洁烈.女了。

    可想想自己这么做,要是真被人发现了,还是很丢脸的事。

    闵玉花心里真的很矛盾,以后会怎么样?闵玉花真的不知道,还能像以前一样的清纯吗?闵玉花不知道,也有点不敢去想…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98小说网,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