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途风流 > 第496章 功成名就(大结局)

《官途风流》 第496章 功成名就(大结局)

下载: 官途风流TXT下载


    第340节第496章 功成名就

    张明今天召见云中鹤,目的有两个。一是试探。从云中鹤故作镇定的神态可以确认这个家伙的确对自己起了杀心。二是稳住他。江北机械厂那块地他压根儿就不会给他,他想拿这块肥肉稳住云中鹤,云中鹤为了得到这块地,可能会延缓或者放弃行动,这样,张明自己的安全系数就增加了许多。

    张明现在还不想动他。他要悠出他背后的推手,他要一次性地将他击垮,让他的公司破产,人进监牢。以现在的证据只能治他个谋杀未遂,这太便宜他了。

    在张明抛出诱饵之后,云中鹤果然犹豫了。

    他太像得到江北那块地了。既然张明暗示他会帮自己得到这块地,那么张明就没有死的必要。相反,张明还必须活着。

    所以,当郭峰和秦大为催他快做决断的时候,他说:“这件事我想了又想,觉得很是不妥。张明是政府高官,如果他命丧黄泉了,势必会引起高层震怒,势必会派侦探高手侦破此案。我担心我们请的那些杀手会被↓万+书※吧+小说↓www+WanSHuBA+com他们捉获。那样我们这些幕后指使者这就是死路一条了。花几个钱无所谓,把命搭上去就不值得了。大家想,是不是?”

    郭峰说“怎么啦,云总。想当缩头乌龟吗?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怎么像变了一个人?”

    云中鹤笑道:“少他们废话。我云中鹤什么时候怕过了?只不过我想通了,大家都是求财的,不是求灾的。这个张明,我们并不一定要在肉体上消灭他,拼个两败俱伤的。我们可以想办法改造他,让他为我所用。他也是肉身凡胎,我想我们一定能想到对付他的办法。今后我们一起来摆平他,一起来发财。怎么样?”

    秦大为说:“那就暂且留他一命吧!看他的表现。实在改造不过来,我们还是要走这条路的。”

    当天,张明就接到龙城的电话,说是云中鹤对强子宣布,谋杀行动取消了。

    张明没想到自己一番利诱,竟然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但是张明也并没有打算放过云中鹤。

    一个月后,云中鹤以三亿的巨资买下了江北机械厂那块地。不过市政府附加了一个条件,如果一年内不投入建设,则土地无偿收回。

    云中鹤不知是计,签署了合同。

    然后,他开始贷款,开始修建。

    就在工程开工后不久,公安人员以涉嫌谋杀国家工作人员将他逮捕了。

    在证据面前,云中鹤只好认罪。并且供出了同谋郭峰、秦大为。三个人共同指认常务副市长关天培是幕后指使者。

    关天培拒不承认。就在他在拘留所的时候,不知是谁把几张照片丢到了他坐在的囚室。

    他拿过来一看,正是自己的老婆李思思和秘书路飞偷情的照片。

    这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他想到,自己因为涉嫌谋杀,不说判刑,最起码出去后仕途是无望的了。老婆又这样给自己戴了绿帽,自己还有什么脸去见人。

    当晚,他咬舌自尽了。

    张明没想到这个关天培这么脆弱,他的本意也并不想让他死的。不过,转念一想,如果不是自己幸运,恐怕死的人就是自己了。这个关天培也算是咎由自取了。

    张明在江北最大的绊脚石就这样“自绝于人民”了。

    关天培一死,对江北官场造成了极大的震慑。许多想和张明作对的人,都吓得不敢轻举妄动了。

    云中鹤入牢房后,张明又授意税务部门对他的公司进行纳税情况调查,发现他的公司几年来偷税漏税达五千万元,当即开出了高额罚单。他的公司立即陷入了困顿。半个月后就倒闭了。

    江北机械厂的那块地盘重新回到了政府手中。

    ########

    两年后,江北市的gdp翻了两番。江北市超过江口市,成为全省第二大经济强市。仅次于省城。

    第三年,江北被评委全国经济百强市。

    第四年,张明进入了k省常委。江北市被评为全国文明城市。

    这几年,张明没有再去招惹其他女人。刚开始还经常到盈丽为他经营的温柔富贵乡里去,到后来,他由少去逐渐过渡到不去了。为了自律,他干脆让老婆盈盈调到了自己的身边。

    他要求自己,一定要抵制住金钱和美女的诱惑,不越雷池一步。在他的带动和监视下,江北的干部洁身自好,“出事率”明显低于其他同类城市。江北市成为最廉洁的城市之一。这个称号是江北纪委在比较了其他城市干部的垮台率之后,很自豪地自封的。

    某杂志搞抽样调查,调查各城市居民的幸福指数。结果,江北名列全国前十名。

    第五年,省委要调张明担任副省长,被张明婉言谢绝了。他说:“我一定要在江北干满两届。除非上级撤我的职。”

    他扎根江北一共干了六年。江北的各项经济指标都超过了省城。

    他被调任k省常务副省长。

    四十岁的时候,张明受命,到西部某省担任省长。

    一条光辉灿烂的仕途正在他面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