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武侠修真 > 挣今朝 > 第58章 大浪淘沙

《挣今朝》 第58章 大浪淘沙

下载: 挣今朝TXT下载


    霹雳堂不愧是百年名店,售卖的霹雳弹果然威力强绝。火光四射,热浪滚滚。

    方巾蒙面人有点后悔,霹雳堂霹雳弹的爆炸效果为什么会这么强?他真希望自己买到的霹雳弹是假货。

    君不器还是没有动。持刀老者和持剑蒙面人受了重伤还是无法动弹,至于方巾蒙面人显然已经吓傻,呆立当场。眼看几人就要被爆炸的火光与热浪吞噬。

    “看来死定了。”持剑蒙面人无奈叹息道。看来他已经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害怕有什么用?既然要死何不坦坦荡荡。

    持刀老者同样一阵叹息,自己身死事小,没完成任务事大。他遗憾没把消息传回去,更是没能留下涂小虎的性命。

    “我的纨绔生涯算是结束了。可惜了啊,我英俊的外表就要毁掉了。也不知道阎王爷那里,我八辈祖宗还认不认得出我来。”方巾蒙面人终于回过神来叹息道。眼见火舌来临,就要将他吞噬,他闭上了眼睛。他有些不舍,却又无可奈何。

    君不器也傻眼了。没想到方巾蒙面人如此不靠谱,他竟然在离几人这么近的地方将霹雳弹引爆了。别说涂小虎已经逃走,就算没有走他也不一定能炸死对方,受到的爆炸伤害也肯定不及现在的几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方巾蒙面人是涂小虎的同伙,现在要对剩下几人展开自杀式攻击。

    君不器可不想被猪队友坑死。他顾不得自己的真力紊乱还未彻底平稳下来,强行压下自己的伤势,并以平时十倍的负荷疯狂调动并运转体内的真力。

    身体和经脉的强度已经达到负荷的上限。他的肌肤已经充血,下一刻似要皮开肉绽爆炸开来。他的眼睛变得通红,像是绝境中疯狂求生的野兽。

    君不器已经在拼命了。他要尽全力施展大浪淘沙,将霹雳弹爆炸产生的热浪和冲击波悉数压缩推至房间的另一侧才能救下在场几人。

    以他前世大罗仙君的修为和见识,要救下大家有很多种方式。但是他现在实力低微,很多方法都用不了。大浪淘沙是当前能够用得上的最稳妥的方法。

    如果不顾及其他人的性命,只是自救的话,君不器根本就用不着如此拼命。他有好几种方法可以让自己轻轻松松避开霹雳弹的伤害,甚至散开真力也能硬抗过去。

    大浪淘沙。大浪之后淘尽金沙。

    大浪淘沙并不简单,要想施展开来,要求使用者的修为至少达到练气九层的境界。可惜,君不器的修为也只有练气境五六层的实力,确切的说还不到练气六层。所以,他要拼着再次受伤才能施展。

    当然,也不是任何人在练气五层就能具备拼命施展的资格。只有君不器才能在没有经过淬体修行、只有练气五层境界时施展大浪淘沙。因为他有前世的见识和修行经验,能够不浪费体内任何一点真力。

    真力流转,君不器身上的威压更加强势,像出鞘的宝剑,犀利的锋芒尽显。一股强烈的风暴拔地而起,持刀老者、持剑蒙面人和方巾蒙面人皆是一惊。他们忘记了霹雳弹的爆炸、忘记了生死,都纷纷望向君不器。

    君不器身上竟有淡淡白色毫光,像是天神下凡。

    一双手掌向前。狂风。如浪涛汹涌的狂风。

    像是面对滔滔水流的冲击,又像是龙卷风暴来袭,三人都觉得面颊生疼,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爆炸的冲击波掉转了方向,一片炸裂、冲击、碰撞的声音。热浪褪去,满屋一片狼藉。

    房间里的瓶瓶罐罐碎了一地,桌椅横飞,墙壁上不满了大大小小无数坑洞和烈火灼烧过的黑色痕迹。大的火焰已经被大浪淘沙的风浪压力扑灭,而地上还有些零星的火星在肆意的燃烧。

    “没死?我就说,像我这么帅气的男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方巾蒙面人非常开心。他发现自己不但没死,连轻伤都没有,更是化身为猴,惊喜得上蹿下跳。

    “总算捡回一条命。”持剑蒙面人暗暗嘀咕道。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回来,让他的心境有了提高,想必一段时间的修行,境界会得到大大的提高。

    持刀老者同样感到庆幸,不过他正抓紧时间恢复自己的内力和伤势。这里的动静这么大,即便隔音效果很好,想必很快就有人过来了。早一点恢复行动力方便更好脱身。

    君不器体内的真力更加紊乱,受到的伤害不亚于跟绿鹰涂小虎对击时产生的冲击。他胸闷异常,如有人不断用锤子打击着他的五脏六腑。他终究忍不住,一口逆血喷出才觉得舒坦了些。

    “少侠,你没事吧?”持刀老子非常感激君不器,恨不能以身代替。

    “兄弟!挺住!”持剑蒙面人也感到担忧。

    “大哥!你千万别死啊。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啊?你可不能抛弃小弟独自走了啊。”方巾蒙面人的表现最为夸张,人还没死已经开始哭丧了。

    “我不是你大哥。”君不器再次重申道,他不认为方巾蒙面人已经认出自己来了。要是认出来了,还会叫自己大哥?

    “你当然是我大哥,你能救下我,你就是我大哥。”方巾蒙面人感激涕零,声泪俱下。只是他抓住君不器的手,不停的摇晃,让君不器愈发烦躁,一个忍不住又喷了一口血。

    “大哥!你不要死!”方巾蒙面人急道。

    “你个夯货,不要再摇晃了。你这个恩将仇报的东西要想害死恩公啊。”持剑蒙面人气极,恨不得一剑挑了此僚。

    持刀老者终于理顺了内力,恢复了三四分伤势。他连忙过去拉开方巾蒙面人,扶住君不器坐在地上便退到一旁。

    君不器盘膝闭眼,双手交叠,掌心向上马上进入修炼状态。虽有吐血,只是逆血,其实君不器所受伤害并不大,稍稍调息便能恢复。

    “大哥!大哥!”方巾蒙面人一直不消停,在君不器身边一尺方圆之地辗转腾挪,不断嘘寒问暖,言真意切。虽是好意却是干扰了君不器的恢复。

    君不器被他弄得心烦意乱,睁开眼睛愤怒的看着他,以只有他二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刘怀玉,你再聒噪信不信我一掌劈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