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都市言情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1867章:有个想要偷心的人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第1867章:有个想要偷心的人

下载: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TXT下载


    当然,这些酒最后都进了萧铮的肚子,因为萧铮以魏牧之身体没好全为由,来者不拒地喝下了递过来的酒。

    只是萧铮现在毕竟年纪还小,酒量一般,很快醉意就上来了。

    魏牧之看萧铮有些拿不稳杯子了,就把杯子拿了过去,“行了,今天就吃到这儿吧,我同桌喝醉了,我先带他回去,你们吃你们的。”

    说着,魏牧之就把萧铮给扶起来,而萧铮虽然是有些醉,但意识是清醒的,顺势把半个身子都挂在魏牧之的身上。

    “小牧。”

    刚走出来,背后就传来姜潮的声音。

    魏牧之转过身看他,“潮哥你怎么出来了?”

    “我送你们回去吧?”

    闻言,魏牧之赶忙摆手,“不用,我打的就行了,很方便的,潮哥你赶紧进去吧,外面挺冷的。”

    姜潮还想说什么,而这个时候,刚好出租车来了,魏牧之先把人塞进去,而后自己跟着钻进去,末了朝姜潮摆了摆手。

    下车的时候,萧铮就干脆软成了一滩水,完全走不动道儿。

    没办法,魏牧之只能把人给背起来,“同桌你说说你,不会喝酒还非得打肿脸充胖子,现在醉得连路都不会走了吧?”

    萧铮趴在他的背上,虽然他的确是有些醉了,但还没到不省人事的地步,相反他的脑袋是很清醒的。

    趁着这个绝好的机会,萧铮悄摸摸地,在对方的耳边亲了一下。

    魏牧之忽然觉得耳朵痒痒的,“咦,有蚊子吗?”

    蚊子肯定是没有的,不过有个想要偷心的人。

    到了高一下学期,学业就更繁重了,刚开学的时候,魏牧之忽然问萧铮:“同桌,你想考什么大学?”

    萧铮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对于他来说,读不读书都无所谓,他之所以能每天坚持过来,只是因为面前的这个人。

    所以,萧铮反问他:“你想考什么学校?”

    “还不是很清楚,不过之前潮哥说他想读j校,同桌,你觉得当警察酷不酷?”

    萧铮眸底的笑意倏然冷了下来。

    就是因为姜潮,让魏牧之走上了这条路,才会把身子败成那个样子。

    而这次,萧铮绝对不会让他走上这条不归路。

    “我不喜欢这个职业,不过我听说q大很不错,风景很好,还有一条著名的美食街,更重要的是,q大有几个王牌专业,只要能考进去,就被单位给预定了。”

    魏牧之托着下巴,看着招生简章,却皱起了眉头,“可是q大的录取分太高了。”

    萧铮有些奇怪,“以你的成绩,就算是闭着眼睛考,也能稳上,你确定录取分高?”

    “我当然不担心我自己,但是以同桌你现在的成绩,连录取分的一半都不到呀。”

    萧铮愣了好几秒,“……我?”

    魏牧之眨眨眼睛,很是自然地说道:“难道同桌你不和我考一所大学吗?”

    是呀,上大学,如果他不能和魏牧之在同一所大学,如果让姜潮捷足先登,和魏牧之上同一所大学,就魏牧之吸引人的本事,还不得分分钟被人给抢走了。

    于是,萧铮看着那逆天的分数线,咬咬牙道:“考,我们要一起上同一所大学!”

    在立下这个豪情壮志后,萧铮就是非常后悔。

    看到那些题海,他想吐,想撕书,想从楼上跳下去,但是转眼看看身边给他辅导的人。

    他么的再苦老子也忍了!每天在痛苦与快乐中,时间就飞速而过,转眼间就到了高考。

    魏牧之去给姜潮加油打气,萧铮虽然不愿但为了看住人,也跟着一起去了。

    姜潮手上就拿着文具袋,看着特别轻松。

    还没等魏牧之给他打气,他忽然上前一步,抱住了魏牧之。

    萧铮一看,差点儿咬碎了后槽牙,如果不是有理智尚存,他现在已经冲上去把姜潮给暴揍一顿了。

    而后,姜潮在魏牧之的耳边轻声道:“小牧,考完之后,我有话想和你说。”

    魏牧之压根儿没在乎这个拥抱的含义,哥俩好地拍拍姜潮的后背,“潮哥,加油,争取把所有人拍倒在沙滩上,抱个状元回来!”

    姜潮微微一笑,“好,你等我。”

    在姜潮进考场之后,萧铮才装作随意地问道:“刚才他和你说什么了?”

    “哦也没什么,就是说考完试要和我说什么,不用担心,以潮哥的能力,闭着眼睛都能考个状元回来。”

    呵呵,他关心姜潮做什么,不过这话却是一级警报。

    萧铮和魏牧之相处地越来越亲密,姜潮怕是等不及了,极有可能改变了他一开始的计划。

    这样看来,他也必须要尽早筹谋起来了。

    毫无意义的,姜潮一举拿下了这一年的高考状元。

    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姜潮当然是要请客的,而这邀请的名单中,自然是少不了魏牧之。

    萧铮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姜潮很有可能要在这天动手了。

    所以,萧铮咬一咬牙,在前一天晚上冲了一个凉水澡,还在阳台上吹了好一会儿的冷风。

    不出意外的,他很荣幸地发烧了,而且还是属于高烧的那种。

    萧父和萧母刚好出远门了,家里就萧铮一个人。

    魏牧之把他背到医院,又是办住院手续,又是给他打针,上上下下来回地跑,等折腾完,萧铮的情况稍微稳定些了。

    结果拿起手机一看,发现姜潮打了n个电话。

    魏牧之这才想起来,今天姜潮设宴,他答应了要过去的。

    没想到因为萧铮忽然发烧的事儿,折腾到现在,他赶忙打电话回去。

    “小牧,是出什么事儿了吗,怎么电话一直不接?”

    魏牧之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放在床边的人,被人抓了住。

    紧随着,一道虚弱而又沙哑的声音传来:“疼……”魏牧之手一抖,哪儿顾得上其他,赶忙弯腰道:“哪里疼?

    我叫医生过来好不好?”

    “疼,哪里都疼。”

    魏牧之也发过高烧,知道发烧的人是会觉得浑身都疼。

    但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能让萧铮不疼,忽然,萧铮又道:“冷……”“冷吗?

    我马上去拿被子……”话没说完,手被萧铮抓得更紧,“抱……”魏牧之一愣,“抱什么?”

    而后就听少年用苍白的唇说了两个字:“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