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师兄明明很强却喜欢发育 > 第46章 我真没想出名啊

《我师兄明明很强却喜欢发育》 第46章 我真没想出名啊

下载: 我师兄明明很强却喜欢发育TXT下载


    接下来,肖凤青利用使指符豪取八场胜利,一时间风头无俩,让使指符的能力,在九阳宗这个东荒中流宗门之内,大放光彩。

    就连广场中央的九阳宗宗主风青阳一众大佬,都不由得一阵侧目。

    原来,使指符是如此厉害啊!

    肖凤青的战斗方式,无疑开启了许多大佬对问道方式的一扇新大门。

    震阳真人旁边,有一长老冲他笑道:

    “震阳兄,原来你符箓之道修炼得如斯厉害,你太不行了,居然对我们这些老兄弟都留了一手,藏的好深啊,要不是你这弟子使出,我们都还不知道,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嗯……怎么说咱们都是几百年的老伙计,震阳师兄这事儿做的的确不地道,大家平日里问道,哪个藏了这么大本事,就震阳兄一人,要不得要不得!”

    “依我看,震阳兄弟怕不是在符箓之道上有了什么突破性的心得,所以放入了个人压箱底,不轻易展露,大家,就莫要逼迫震阳兄了,又不是什么秘密武器,我们啊,回去也参悟参悟!”

    “对对对,震阳兄不告诉咱们,那咱们就自己去悟,总能有所得!”

    ……

    面对一群几百年老伙计的调侃,震阳真人面露一丝无奈,道:

    “兄弟们,你们误会了,我这个弟子的符箓之道,根本不是我教的,以前我还说他不务正业呢!整天画符画符,都耽误了境界的突破!”

    “哦?”

    众人一听就来了兴趣,有人笑问道:“不会吧,你一个师父都不会?那谁教的?”

    震阳真人道:“我也不知道,这厮自从把他赶到伙食堂没几天,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后来经常去玉驼峰,也不知道干嘛!”

    “玉驼峰?”

    瞬间,一个个大佬将目光望向灵虚道长这边,有人喊道:“灵虚师兄,那肖师侄的符箓之道莫不是你点拨的吧,你这样公开的抢弟子,小心震阳兄找你问责啊!”

    灵虚道长一听,就来了脾气:“混账话,我灵虚道长一生光明磊落,怎么可能是我教的,跟我没关系,不知道,你们别瞎说,老夫我对符箓一道不怎么感兴趣,要问……问我徒弟!”

    这话一出,陈长安就知道麻烦来了,师父现在居然不替他背锅了。

    “徒弟?”

    同一时间,一众大佬的目光,瞬间汇聚到灵虚道长身后……王长寿的身上。

    是,准圣子教的?

    既然是他,那他自己为什么不下场?

    哦~~~懂了,王长寿此刻,只怕是在做铺垫,为了稍候的圣子之战……不对,真正的圣子争夺战,已经从此刻开始了。

    广场上的肖凤青,只不过是他的代言人。

    一众大佬如此想到。

    此人心思之沉,恐怖如斯乎!

    他们不得不这样想,如今九阳宗年轻一代,能有机会赢得圣子之名的就那么几人。

    玉驼峰的王长寿。

    九阳宗的九行天。

    青阳峰的叶轻眉师弟——叶心武。

    其他人,就差了许多,而其中最有机会成为下一代圣子的,非王长寿莫属。

    不为其他,就因为他是九阳宗年轻一代,男性弟子中的绝世天骄,和女弟子中最强选手叶轻眉,被人称之为九阳宗年轻一代双雄。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是王长寿教导肖凤青时,他却轻咳一声,丝毫不卡顿的道:“诸位师叔师伯,你们误会了,那使指符绝非我教导肖师弟所画,而是……另有其人!”

    嗯?!

    这话一出,他又带着众人的目光,缓缓地望向了身在一旁的陈长安。

    干!

    此刻陈长安只有这一个字浮现在心头,有些欲哭无泪,师叔师伯你们别看我啊,我真没想出名啊!

    但是,现在已经容不得他想如何就如何了,有大佬对灵虚道长笑道:

    “老哥,你这个弟子,可是陌生的很啊,似乎从来没见过!”

    一旁的道九立马不乐意了,道:“谁说的,我就认识,几年前的宗门大战,此子就去过一线战场,那时候灵虚还嘱咐我,一定要多加照看一下,现在想来,呵呵……”

    话说完,道九还一副被骗了的眼神看向灵虚道长,那小眼神里,充满着抱怨之意。

    灵虚道长呵呵一笑,对着诸位大佬道:“道九啊,我这徒弟没别的,就是炼得一手好丹,画得一手好符,布得一手好阵法,至于修行境界上,就有些……呵呵,总之,除了修行,他其他地方没得挑,我可宝贝得很,所以才让你打打照看,你可别误会,他打架真的不强!”

    他这话一出,很远地方的一些伙食堂宗友和肖凤青,几乎同时集体趔趄。好像在说,师伯,你确定你说的这是人话?

    陈师兄/师弟要是不强,我们会如此的……尊重他?

    广场上响起一大片唏嘘声,众人纷纷对灵虚道长抛来白眼,仿佛在说,肖凤青都这么厉害,你那徒弟能弱?

    仅仅用符箓就连赢八场,也算弱的话,你灵虚道长是不是有些飘了!

    “他是真修行速度不行,如今才结丹……结丹多少来着,长安,你自己说!”

    灵虚道长转头笑呵呵地看着自己的二弟子。

    他现在也学乖了,绝不拿陈长安的本事装逼,直接拿陈长安本人来装。

    灵虚道长翘着木马腿,一抖一抖的,仿佛在说,诸位道友过来看看,瞧瞧我灵虚收的徒弟,除了修行境界上拉胯,其他的方面厉害的一匹。

    大伙儿羡慕不?

    嫉妒不?

    看着师父那嘚瑟的样子,陈长安恨不得立刻远离这里,马德,前两天就应该先撤的,这都什么事儿,好端端的蹲着身子也引来一片关注,我的天!

    他小声说道:“师父,我结丹八阶了!”

    “哦哦~~~对对对,大家听到了吧,我徒弟如今结丹八阶,他上山可是有二十多年,以前还能保持一年一境界的提升,现在,一年都突破不了一个境界,你们说弱不弱;

    老道绝对没有隐藏什么,他的修行天赋是真的差!”

    “哦~~~”

    众位大佬一副明悟的表情,不过许多人还是带着好奇的眼神看向陈长安。

    这种两极分化的修行天赋,也算长见识了。

    广场上,肖凤青耸耸肩,还能说什么,他都无语了,这些个人啊,都被灵虚师伯骗了,陈师兄打起架来一斧头一个,利索得很,看把你们一个个耍的。

    他很想说,但是不能说,陈长安在他身上下了诅咒,他只能憋着。

    而远处,一众伙食堂的宗友们也憋着气,一个字都不说。

    没办法,他们曾经也有一段和肖凤青同样的遭遇。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而伙食堂唯一没有发誓携带诅咒的,只有一个肖崇,但是……他选择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他也真的不知道,只是隐隐感觉,伙食堂的师兄们都在刻意帮陈师兄隐藏什么。

    也就是这个时候。

    突然的,白狐缓缓站了起来,好看的眼睛扫视一圈,淡淡好听的声音从红唇中飘出:

    “一个日照初镜,一个结丹八阶,一个指导者,一个学习者,孰强孰弱,斗一场不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