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武侠修真 > 穿越寻侠记 > 第二六六章 魔域之险

《穿越寻侠记》 第二六六章 魔域之险

下载: 穿越寻侠记TXT下载


    英雄三招和美人三招这样的武功可以用巧夺天工来形容,因为这样的武功可以令一个没有内力的人战胜甚至制伏有内力的人,譬如韦小宝凭借此招战胜假太后。

    这是真正的奇思妙想。如果把武功看做是一门艺术,那么这样的招数就是艺术中的精华之作。

    而且既然没有内力的人学了以后都这么厉害,那么像卫蕴和魏无良这样内功深湛的人学了又会怎样?说是如虎添翼也不为过。

    为此卫门主和魏宗主感激不尽,分别召集了本门五万人马,加起来总计十万大军,追随李智云前往魔域,旌旗十万斩阎罗。

    当然,这只是李智云即兴吟诵的诗句,魔域不是不是阴曹地府,灵源大陆的人们把魔兽控制的区域称为魔域。

    在前往魔域的行军途中,李智云见识到了这个位面的显著特征,这是真正的地广人稀,比之地球隋朝都远远不及,渺无人烟的辽阔平原随处可见,点缀其间的是一座座相隔遥远,彼此没有商贸互通的城池。

    这或许就是人类厌恶生殖导致的结果。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走出来几千里之后李智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果然没有国家,只有城池里实力最强的门派掌管着每座城池的行政和防务。

    谁都别想统一其它城池,因为要么你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地杀光对方,要么就只能收获没完没了的仇恨和报复,总之不会有人真正屈服于其他门派的统治。

    即使是强悍如李智云也不可能真正统治卫蕴和魏无良两派武人,一走一过或许能够收获欢迎和招待,但若是想要鸠占鹊巢就只能遭到明枪暗箭了。

    沿途经历的各座城池之间没有战争,也没有与之反义的和平,事实上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形式的沟通,即所谓老死不相往来。

    李智云觉得这或许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利益驱动所造成的,打架、打仗、乃至大规模的战争,究其原因都是人类为着各自的利益在冲突。

    而灵源大陆的状况却是在地广人稀的基础上物产丰富,生活在每一座城市的人们都能丰衣足食,你们有的东西我们也有,而且用之不尽、取之不绝,那么还有什么是需要冒着生命危险去争抢的?

    就连女人都不是男人的追求了——这里的男人已经不是想要占有更多的女人,而是根本连一个女人都不想要,这个世界就实现了真正的共产乌托邦。

    曾经的普世哲学在这个论题上的论证是错误的,他说只要物质极度丰富就能实现英特纳雄内尔,就可以没有国家暴力机器、没有阶级和阶级矛盾以及为了调和矛盾所存在的法律。

    但是我想问的是女人呢?物质可以按需分配了,女人如何分配?我看你老婆比我老婆漂亮,我想睡你老婆,咋办?这道理如此简单,这破绽如此明显,人人都能想到,但是在那个时代里却没人敢提,人人都说我相信我相信我坚信!

    题外话一语带过,只说灵源大陆如此形式的社会结构也有它的不利之处,或者仅仅对李智云而言是不利的,因为除了长生门和长春宗两派所在的城池之外,没人愿意追随李智云去挑战魔兽。

    别说是距离他们万里之遥的魔域,就是千里之外的相邻城池都不在他们的关心之内。什么?你们要去打魔兽?那你们去打吧,再见。

    虽然天空中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但是渊灵大陆也是有昼夜之分的,人们据此计算年月。

    一年之后,李智云统率的大军才来到魔域的边缘,算起来行程超过了七万里,虽然期间跋山涉水不乏坎坷,但是与地球后世的工农红军相比却又轻松多了,毕竟没有什么敌人堵截围追。

    魔域并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出入口,它位于灵源大陆的北方,相对于人类的领土而言,魔域有着漫长的边境线。

    这边境线可以是河流,也可以是山脉,更可以是平原,总之据卫蕴介绍,说只要看见脚下出现了明显不同的地貌和植被、就意味着进入魔域了。

    卫蕴表示她所掌握的资料是从故老相传中得来,她本人生活的数百年里并没有与魔兽发生过任何形式的冲突,也没有来过这北部区域,魏无良也是如此。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实却是,还没等他们看见地貌植被的变化,他们就已经遭到了魔兽的袭击。

    袭击来自于天上,那是十几只长着翅膀的巨龙,挟着狂风呼啸而来。

    “翼龙!”

    在发现敌袭的一瞬间,卫蕴和魏无良同时惊呼。

    他们管这种张有翅膀的巨龙叫做翼龙。

    十二只翼龙编队而来,从某个角度仰空看去,十二只翼龙宛若一只,但是它们发出的攻击却是一只翼龙攻击的十二倍!

    翼龙的攻击方式是远程攻击,若是用地球后世现代的军事术语来描述,就是空对地打击——它们口中可以吐出一种飞镖一样的近似于固体的唾液,却比地球后世上任何一个武者的飞镖更具威胁。

    在李智云的感知之中,这固体唾液甚至比他穿到灵源大陆之前的小李飞刀都要恐怖!或许用地球后世现代的马克辛重机枪来比拟更为近似——唾液击中人体,要么断臂残肢,要么就在躯干上破开一只大洞,中者非死即残!

    这仗该怎么打?

    翼龙不会落到地上与人类近身肉搏,它们就只翱翔在高高的天空,飞行轨迹飘忽不定,用它们的唾液轰杀人类,而灵源大陆上的人类并不具备飞天的本领,不论是使用暗器还是弓箭都无法命中飘忽的空中强敌!

    即使是已经把龙象般若功练到了十二层的李智云,即使他已经能够如同昆仑奴一样施展悬空术,也无法升空与这种灵动的飞行魔兽对抗!

    “放箭!”

    即便如此,卫蕴和魏无良也还是下达了命令。

    就如同后世地球现代人用高射炮射击敌军的轰炸机一样,人类弓箭手望空射击——我们虽然无法瞄准,但是我们可以采用覆盖性的打击方式——只要你飞入我们的覆盖区域,你就有被击中甚至击落的可能。

    足足两万名弓箭手抗衡十二只翼龙,翼龙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在一只翼龙被射杀跌落之后,其余的十一只振翅远去,消失在蔚蓝的天际。

    人类大军随即清点伤损,报上来的数字是十七人死亡,三十二人重伤。

    面对这个伤损数字,李智云就很是愧疚。人家是为了报答自己,才组织了如此庞大的一支队伍追随而来,为的是给予帮助,但是像刚才这样的战斗,几乎是一边倒的形势,人类军队何异于送死?

    他可以接受卫蕴和魏无良的友情回馈,却无法在这样的回馈面前无动于衷。沉吟良久,终于下了决心,说道:“你们回去吧,我自己前往魔域!”

    自己为了回归自己的世界,冒此奇险是迫不得已,但是卫蕴和魏无良的徒众却没有送死的必要,从刚刚一战的结果来看,他们的送死对自己的前进不会产生什么帮助效果。

    “不!如果我们撤走,你就失去了弓箭手的掩护,就会寸步难行!”魏无良坚决拒绝。

    李智云很是感动,说道:“魏兄,你觉得这翼龙的打击能伤到你么?”

    魏无良傲然说道:“这些翼龙没有可能伤到我,即使无法躲避,我的掌力也能迫开它们的飞镖!”

    李智云笑道:“你说的对,既然这翼龙吐出的飞镖连你都伤不到,你觉得能伤到我么?”

    魏无良不禁语塞,半晌才说道:“那自然是伤不到你。”

    “对啊!既然伤不到我,那么我又何必让这么多兄弟姐妹搭上性命?”李智云坦然说出事情的本质,“所以,还是让他们回去吧,你和卫蕴也都回去,我自己进入魔域。”

    “这样吧,让大军退后一千里待命,我和魏无良带上一百名优秀弟子跟你进去!”卫蕴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

    两个门派这一百名优秀弟子都是学了李智云的拳法的,卫蕴觉得既然学了人家的东西就必须为人家出力,正所谓投之木桃报以琼瑶,这都是天经地义之事。

    李智云再次沉吟良久,看见卫蕴和魏无良决绝的神情,就只能接受:“也罢,那就你们两个带一百人跟我走,但是有句话我必须说在前面,那就是前方一旦遇见什么不可抗的危险,你们两口子必须带领你们的弟子撤出来,不要顾及我的安危!”

    双方达成一致,十万大军即时后撤,同时李智云带领一百零二人的小股部队继续前行。

    从此往后的一个月之间,这一百多人的小分队数度遭到翼龙的攻击,不过基本没有什么伤亡,这支精干的队伍没有弱手,大多能够以劈空掌力挡住翼龙的“飞镖”。

    即便如此,他们所面临的危险也在成倍增加,因为他们遭遇的翼龙已经不止一组十二只,最多的时候他们遭到了六组翼龙的攻击。

    整整七十二只翼龙在天空盘旋飞舞,发出的飞镖更加密集,好在李智云尝试以没羽箭的手法射出飞石起到了效果,击落击毙了三只翼龙之后,翼龙群败退飞走。

    很显然这不是最后的一战,前方的危险只会更加恐怖,而且无法预知。

    一个月后,他们进入到魔域之中。

    魔域的地貌与人类疆土的地貌区别显著,有一种紫色的如同地毯一样的黏液遍布魔域的领土之内,根据卫蕴介绍,说这种地毯能够增强魔兽某一种类陆战部队的战斗力,而这种魔兽若是离开了地毯之后战斗力将会大幅削弱。

    小分队刚刚踏入“地毯”,就遭到了魔兽的袭击,这一次攻击来自地面,竟然是植物在发射“子弹”!

    那是一种不知名的臃肿得像猪一样的植物,以一个呼吸的间隔为频率,吐出一种类似于肥皂泡一样的凝实黏液,如果把这种黏液缩小几十倍来看,就类似于人类吐出的浓痰。

    这种猪一样的植物排列散乱无序,分布也不密集,但是它们在同一时间吐出的“浓痰”却能组成一面交叉的火力网,虽然这种“浓痰”也是可以使用劈空掌力拍开的,但若是想要完全通过这片火力网,所耗费的内力却是小分队成员不堪承受之多。

    所以只有李智云一个人具备通过的能力,是因为他的捕风捉影步法精妙无比。

    在这样的火力网中即使是神行百变都失去了作用,因为植物“吐痰”是盲目的,不会随着目标的移动而移动,若是自顾自去走神行百变,说不好就会撞在一口浓痰之上。

    李智云使用捕风捉影在植物构成的火力网中一进一出,之所以进去了之后又退出来,是为了与卫蕴魏无良商议下一步的对策。

    可以想见的是,即使小分队的成员都学会了捕风捉影这套步法,但如果在穿过这片植物碉堡的同时遭遇翼龙的打击,那么小分队成员必定会顾此失彼,出现较大的伤亡是一定的。

    “你们回去吧,让我自己进去。”

    不是说李智云不想传授捕风捉影给这些追随者,而是他已经预见了下一步的艰险。

    卫蕴和魏无良是明智而又冷静的,这一次他们没再坚持,主动让小分队退出魔域,但同时他们也表示他们两人仍要陪同李智云走向深处。

    李智云颇为感动,在小分队撤离之后传了捕风捉影给两个掌门人,然后他们一起穿越火线。

    果不其然,在他们穿越火线的过程里,更大的危险出现了,不是来自空中的翼龙,而是乌泱泱一片爬行动物从地下涌出。

    这爬行动物形如地球上的狗,身上却披着穿山甲一样的铠甲,寻常刀剑根本无法破防,卫蕴说这是魔兽中的一种铁甲狗,攻击方式是近身扑咬,虽然没有什么招式,但是咬一口就是不小的伤害。

    铁甲狗的确厉害,数百只蜂拥而上,在植物“浓痰”的火力网中自由穿行,那些植物的盲射“浓痰”此刻却似乎长了眼睛,根本打不到任何一只铁甲狗。

    如此疯狂的攻击貌似无解,但是李智云和魏卫两人是何等功力?李智云的十二层龙象般若功与魏卫两人相当于十二层龙象般若功的掌力拍出,劲力直透铠甲,一掌就能拍死一只铁甲狗。

    一场血战过后,数百只铁甲狗悉数死掉,李智云三人也就通过了火力网,三人彼此相视而笑,眼睛里的自己和另外两人都是满身鲜血,仿佛从血池中捞出来的一样,那是铁甲狗的躯体被掌力震碎后迸射的狗血。